中国岚县欢迎您!
设为首页     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 >   岚县新闻 >  媒体聚焦 >  正文
烽火岚县丨一个村、两座碑,记录侵华日军暴行
岚县县委政府网 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17-12-04        浏览次数:443   
 


    纵观世界近现代的一百多年历史,没有哪个民族如同中华民族一样,在动荡与战火中度过了漫长的岁月。

    在所有不堪回首的历史往事中,没有哪个事件比发生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日本侵华战争,给中华民族造成的创伤更为惨重。

    平民,战乱中最无辜的人群! 据资料显示,日军占领岚县期间,制造了草子寨、羊脑山、东村、普家庄等惨绝人寰的大屠杀,共杀害无辜平民750人,全县共有33个村庄被烧为灰烬,烧毁房屋12760间,抢走牲畜4300头,抢走和烧毁粮食、衣物、器具、农具等无法计数。有3000多户人家流离失所,无家可归。

    一座座村庄在灰烬与血泊中重建。战争没有谁是赢家,胜利只能是短暂的纯军事的。伤痛却是永恒的,刻骨铭心的。


今日小山村 昔日血流河

 

    从岚县县城一路向西,约50分钟车程,一个依山傍水、景色怡人的小山村出现在眼前。这里便是草子寨村,原名剿贼寨。

    庄稼地里,是人们忙碌收割的身影。不知谁家的鸡在街上悠然踱着步,边走边觅食。村里散落着一座座民居。太平盛世,这里的人们井然有序过着自己的田园生活。

    “剿贼寨惨案纪念碑”立于村子的大路边。“这里就是当年鬼子大屠杀的地方,我们叫河滩。这块碑是1995年立的,当时村里共有300多口人,有在外经商的躲过一劫。从死人堆里爬出来6人,如果鬼子没有用刺刀乱捅的话,最起码能活下来三分之一。”今年62岁的任林旺在草子寨当村支书30年,1995年,当过3年炮兵的他曾就村里遭日军屠杀死亡人数做过统计,“有170人被害,48人重伤,几乎所有的房屋都被烧毁。”

    草子寨三面环山,山高沟深,西面与晋绥边区根据地兴县接壤,是岚县抗日力量活跃的主要地区,八路军第120师曾在此制造地雷、枪支等武器。更由于当时抗日民主政府县长袁进恩就是草子寨村人,日军恨之入骨,早已将草子寨列为重点扫荡对象。

    1940年12月31日拂晓,农历腊月初三,西北风呼呼刮着,刺得人生疼。侵占岚县的日军第9旅团第18大队的鬼子、汉奸100余人摸黑从闫家湾出发,走向睡梦中的草子寨。


铁蹄所到处 生灵遭涂炭

 

    天寒地冻,草子寨村民有的刚刚起床,有的尚在睡梦中。草子寨很快被日军包围,有村民早起拉肚子,发现日军后,急向后山逃去,被开枪打死。听到枪声,村里人喊犬叫,霎时乱作一团。“日本鬼子挨门逐户往出撵人,让出去开会,老弱病残幼等行动不便者,当场被刺刀捅死,或烧死在家里。我家5口人就被杀害了3个,我妈妈和我姐姐被刺刀捅死,我妹妹两岁,在炕上睡着,日本人用被子包住我妹妹,然后点着……我爹当时正吃饭,看见日本人来了,丢掉碗就跑,后来躲到沙棘丛里幸免一死。我二舅来我家走亲戚,日本人叫去河滩开会,我二舅抱着5岁的我被赶着去了那里。”今年81岁的袁玉珍是草子寨惨案幸存者之一,那时年幼的他还没有多少记忆,所有的细节是二舅讲给他听的。“村里能走的男女老幼都被赶到了村前河滩的油坊圪洞。连同路上抓来的19人,总计230人,站成三列横队。汉奸们将每人浑身上下搜了个遍,企图得到什么证件,或者抓到共产党的什么重要人物,结果一无所获。”

    既搜不出抗日的共产党,又搜刮不到白银,恼羞成怒的日本人将怨恨集中在了无辜的村民身上。

    一名日军哇啦哇啦叫喊了一气,片刻,三挺机关枪架在高处,对准人群,两挺机关枪架在人群跟前,并留下一部分鬼子盯着。其余日本人和汉奸又返回老百姓家里。有的捉鸡,有的拉牲畜,有的抢财物,有的放火烧房。发现屋里有隐藏的人,不是用刺刀扎死就是推进火堆里活活烧死。

    整个村子变成了火海,集中在村前河滩的村民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园被烧毁。日军和汉奸们在哨声中再次集结到河滩上,并做好了射击准备,只见一个日军头目将手一挥,随后站在高处的日军挥动旗子,嗒嗒嗒……子弹无情地射向密集的人群。

    机关枪的扫射声,房屋的倒塌声,柴草和树枝噼噼啪啪的烧裂声,再加上河滩里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混成一片。

    被围困在一起的村民们在机关枪的扫射中,倒了下去,鲜血四溅。“我二舅看到情况不妙,把我按倒,然后他也躺下,机枪扫射后,他把死人压到自己身上,我在我二舅身下压着。”

    血泊中,死了的、受伤的压在一起,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。机关枪停止射击后,日军又一拥而上,用刺刀在死人堆里乱捅,“日本人刺旁边那个人的时候,我的脖子被刺刀划了一下。”袁玉珍忍着痛没有出声,就这样活了下来。

    今年87岁的草子寨村村民牛来生,是藏在曾爷爷的皮袄里,被扎了两刀后,装死躲过一劫的。“我爷爷也死到河滩了,我奶奶和我姑姑被烧死在屋里。我一个叔叔被日本人扎了两刺刀,后来慢慢死了。”牛来生脑梗已一年多,双目失明,两耳失聪。记者见到他时,他在自家的炕上睡着。当年的情节是其大儿子转述的。

    自家的房子被烧毁后,牛来生重新修建,之后其大儿子又进行了翻盖。现在,牛来生和老伴居住在另一个院里。“父亲经常给我们讲这些过去的事,他恨日本人,都不让我们看跟日本人相关的电视剧。”其大儿子说。

牛来生似乎感觉家里有人在谈论当年日本人屠村的事情,他翻了个身,要求大儿子给自己卷支烟抽。屋外,不知何时下起了雪……

    一番烧杀抢掠后,日军和汉奸特务们正要撤走,突然发现草子寨后面的小山坡上还有一户人家,就走了进去,在家中躲避的杨四四全家七口无一幸免,全部被杀害。

    草子寨的民居在那次浩劫中几乎全被烧毁,170个村民被杀死,重伤48人,轻伤12人,绝门28户,烧毁房屋300余间。家里的财物被洗劫一空。当地人将这次屠杀称之为“草子寨惨案”。

    一座座村庄在灰烬与血泊中重建,如今的草子寨有村民386人。1995年立的“剿贼寨惨案纪念碑”由于风雨侵蚀,座基下沉,字迹模糊。为警醒后人,牢记历史,珍爱和平,岚县政府于2006年在该村重新选址立“草子寨惨案纪念碑”。从此,两座碑并存于该村,以一高一低的姿态警示着后人——铭记历史,勿忘国耻!

(来源:三晋都市报)

上一篇:市委宣讲团党的十九大精神报告会走进岚县
下一篇:一位女校长 一座飞机场 革命精神薪火传
相关链接
主办单位:中共岚县县委 岚县人民政府   承办单位:中共岚县县委宣传部
运维单位:岚县互联网信息办公室         晋ICP备16011534号-1
网站标识码:1411270001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联系电话:0358-6722104

晋公网安备 14112702000005号